遥映人间冰雪样

时速五百。

【林秦】少年事

OOC是我的。

都是我编的。

这其实是篇PWP的铺垫你们信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林涛自打认识秦明起,就一直对他很好奇。

 

那时候林涛刚上高中,班上突然来了个转学生,听说之前还跳过级。

大约是个很聪明的优等生。他想。

结果见到本人的第一眼,林涛就知道自己错了。秦明是很聪明的,但绝非他想象的那种中规中矩的优等生。

正常意义上的优等生不会用四个字就终结掉自我介绍,也不会一张冷脸逼退一圈好奇的同学。

当然,现在的秦明还不是后来的法医秦明,没有练成两米之内生人勿近的绝技——如果他真的有,林涛对他的好奇也就无从谈起了。

事实上,高中生秦明白净又清俊,林涛甚至还从他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感觉出了一丝奇异的可爱。

林涛也是很久之后才发觉,秦明为数不多的朋友里,第一面就觉得秦明可爱的,大概真的只有自己。

 

秦明终于在高中获得了来之不易的宁静。

过去的五年里,他时常会想,如果没有那个雨夜,一切是否会不同。然而,然而。

一夕之间家破人亡,痛苦到了极处,随之而来的就是麻木的茫然。

毫无疑问,秦明是聪慧过人的,然而再聪慧,他也只是个十岁的孩子。他生来不是善于表达情感的人,满怀痛苦无法向外宣泄,就只能郁结在心里,腐烂成一块心病。

无数次大汗淋漓地从噩梦中挣脱出来时,他盯着天花板思索,这也许就是命运的手,推着人向前,走注定的路,容不得一丝一毫的退缩。

可是龙番市就那么大,因为他家里的变故,很长一段时间里,无论秦明走到哪里,暗处的目光永远如影随形,怜悯的,探究的,好奇的,甚至还有恶意的。

秦明以为自己可以视如不见,但显然他做不到。于是每受到这样的目光洗礼一次,那个正需要温柔、关爱和保护的小男孩秦明就把自己藏起来一点,渐渐成了一块冰,一捧雪,冷冰冰的对着别人,也伤着自己。

到了最后秦明忍无可忍时,他已经没办法和人进行过多的交谈。他几乎是对别人的凝视感到烦躁和晕眩了。

他想到了转学,离开龙番,转到别的城市,转到没有人知道他是谁的地方去。他一向很优秀,为此他甚至跳了一级,在彻底不堪折磨之前来到另一座城市读高中。

这里终于没有了旁人的指指点点和窥探,秦明是满意的,对于自己没办法融入集体这件事,秦明已经习惯了。

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好处,他最需要的就是独处的宁静。

 

但现在,秦明倒是真的希望有个人在他身边陪着他。

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了。闪电的光照亮室内的一瞬间,秦明看见自己映在窗上的面容苍白,汗出如浆,很快就浸湿了额发。他感觉到自己在颤抖,但完全无法自控。

晚自习时开始下的雨,到了十点钟仍然没有要停的意思,这里没有人了解秦明的过去,自然也就没人知道,秦明惧怕雨水。

教室里的同学都走干净了,最后一个问秦明什么时候走时他还强装镇定说马上,可是雨一直在下,从教学楼到宿舍只有几百米,对秦明而言却如同天堑。

又是一道惊雷划破天际,隆隆雷声中秦明听见自己的呼吸轻而急促,他抿紧了嘴角。

“啪!”

灯光突然大亮,秦明几乎被惊得一跳。

站在门口的少年神情略微惊讶,身姿挺拔,笑起来大约热烈得可以驱散阴云,秦明慢了一拍,在与他对视的瞬间,想起了他的名字。

林涛。

 

后来林涛回想起那天晚上,明明他只是去教室里拿落下的教材,鬼使神差地留下来陪着秦明许久,又同样鬼使神差地在雨停之后把秦明送回了宿舍。

他有一肚子的疑问,可秦明就那么看着他,让他觉得自己嗓子里就像堵了一团沾水的棉絮,就一个字都问不出来了。他感谢这份“鬼使神差”,如果不是那个雨夜,他和秦明可能根本不会有之后的交集,他们会是点头之交,毕业,各奔东西,隔山隔海,世事茫茫。

站在多年后往回看,林涛根本无法忍受自己的人生里没有秦明,他甚至连想象一下都不愿意。

 

而在秦明看来,那个雨夜的意义,不仅仅是林涛一点点介入他的生活。

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林涛打开灯来到他面前时的样子,那一刻,他晦暗无望的人生,终于有了被救赎的光。

 

林涛对秦明更好奇了。

他本来就是个开朗的性子,像个小太阳,很少有人能拒绝他的笑容。加上留心交好,自然而然地,没过几天,他就和秦明成了朋友。

不过这个“朋友”是林涛单方面认为的,秦明向来沉默,跟谁都没什么话说,即便对着几乎形影不离的林涛稍微多了几个字,也只是几个字而已。

但秦明也从没有表示过对林涛有什么厌恶和不满就是了。

日子渐渐长久,林涛习惯了下课向秦明借笔记,习惯了雨天会和秦明一起回宿舍,习惯了秦明自律到无趣的生活方式,他了解的越多,就越发觉出秦明的可爱和有趣来。

这个人看起来冷淡地令人望而却步,实际上却柔软又细腻,心软的不行,像只骄傲矜持的幼兽,皮毛雪白,扬着锋利的爪子,看起来威风凛凛的不容侵犯,眼神却纯良又清澈,不染一丝尘埃。

有时候逗得急了,还装作没事,一边暗自生气,一边期待你能发现,然后过来安慰他。
对没错,林涛把他惹急过。
高二的时候林涛谈了个恋爱,女孩子是隔壁文科班的班花,娇俏得真如一枝含露的花。少年心意最是真挚热忱,林涛很是上了心,这一上心,有一次就没留神,放了秦明的鸽子。
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,问题是那天在下雨。
第二天林涛跟在秦明后面一直转悠,怂得不行不行的,秦明一整天没搭理他,该干什么干什么活像不认识他。林涛最后没办法了,拿一个从家里带来的苹果给他权当赔罪,他本来没指望一个苹果就能哄好秦明,结果沉默了一天的少年从他手里接过苹果,扭头就走了。
林涛发誓,他看见秦明转身的一瞬间笑了。
秦明居然会笑!
林涛也跟着傻笑起来。

那之后林涛每次惹秦明生气了,都会以苹果赔罪,这样独特的表达成了两人心照不宣的默契,这又是后话了。

 

时间过得飞快,林涛和班花的恋爱在高考的那个夏天无疾而终,毕业季多分手,他早有心理准备,但他疑惑的是班花神情平和地跟他说:“林涛,我很遗憾,和你走到最后的不是我,我想你应该好好思考一下,你心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。”

林涛心里清楚,这段感情到了后半程出了问题,和她独处时越来越心不在焉,最开始的兴奋和甜蜜都消失不见,好像一辆车行驶在路上,还没有到终点就失去了动力,只好不尴不尬地退回原点。但班花意有所指的那个人,他仔细思索了许久,心底有个日渐清晰的声音试图提醒,却被他欲盖弥彰地镇压下去。

林涛高考发挥不错,他从小就想要报考刑警学院当警察的,分数是足够了,他更想知道秦明报哪所学校,填志愿的前一天晚上就把秦明拉出来喝酒。

本来他是想吃烧烤的,夏夜,路边,冰啤酒,烤肉串,分明绝配,然而秦明沉默的一眼过去,他秒怂。期待的烧烤撸串变成了在小吃店里一杯接一杯的啤酒,那天秦明醉得厉害,林涛问他报哪里的学校,他没说话。

林涛只好借着醉意自言自语,“我是要去龙番的刑警学院的,刑侦专业,我都已经填好了,你分数比我高那么多,大概要去首都吧……”

对面的人伏在桌面,呼吸声在夏夜寂静的虫鸣里清晰可闻,大概是睡着了,林涛笑了笑,看着窗外的月亮,也沉默了下来。

就在林涛以为今天注定得不到答案的时候,他听见秦明的声音:“我给你讲讲我家里的事吧。”

 

一直到多年之后,林涛仍然记得那天,即便醉了也板着脸的少年是怎么一点点扒开陈旧腐烂的伤口,卸下沉默冰冷的伪装,露出一颗千疮百孔的心。他记得秦明醉意迷离的眼睛,记得他颤抖的嘴角,记得他哽咽着说:“总有一天我要回去,我父亲不是那样的人”。

秦明说完了想说的,根本没搭理林涛,很干脆地头一歪彻底醉倒过去了。

林涛看着秦明的睡颜,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。他终于知道了秦明惧怕下雨的原因,而另一种更加强烈的感情山呼海啸般涌来,冲击得他眼眶发涩,心脏酸痛。

这种感觉太过陌生,他不明白它的含义,却生出一种奇异的冲动。

他越过满桌狼藉,像对待什么宝物一样,将一个带着酒意的吻,珍重地落在秦明的眼睫。 

 



评论(10)

热度(180)